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贺文庆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贺文庆守望乡间的画梦人

2012-05-14 16:22:1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华逍
A-A+

  贺文庆经常被列举为中国“第五代”写实主义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梁晓声、吴祚来等先生都为他的油画写过评论文章。

  然而,从贺文庆的画中,除了看到鲜活的人物和景致,更能体味到的是一种意境——关于他的回忆,以及理想。

  他的朋友曾说他其实是一个画梦人,他画在布上的“梦”,就是他对于“美”、对于“爱”的理解。

  贺文庆的油画以乡村少女为主题,画笔下的女孩有一种不谙世事的美。女孩们的衣服很“土”,可是纯洁的面庞和清澈的眼神让人感觉她们无比高贵,甚至圣洁。

  贺文庆与梁晓声聊天时曾说到:“画里的女孩不能进入城市,纯洁是需要保护的。”在贺文庆看来,“美”与发型是否时髦,穿着是否新潮完全没有关系,“美”是温柔,是善良,是节制。

  在他的画里除了美好的少女,还有家乡的潺潺流水声,以及扑面而来的芳香泥土气息。

  贺文庆割舍不下的,其实是一抹早已远去的背影。

  写实?写意?

  2012年1月7日下午,在京城纷纷扬扬的雪花中,“学院精神-2011第三届油画展”开幕仪式在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举行。展览以传承和发展油画艺术传统及其经典为主导,汇聚了24位不同风格的油画艺术家作品。贺文庆有三幅作品展出——《春忆》《远春》《往事如烟》。

  当记者被《往事如烟》紧紧锁住目光,失神于画中沁人心脾的清澈时,被旁边突然响起的“呀”的一声吓了一跳,忙转身看去。一个女孩拉着同伴,指着这幅画说:“你看,那溪水像是在流动一样!”

  贺文庆的画纯粹宁静,有源自于古希腊、希伯来文以来纯净的西方古典主义美学传统,亦兼容东方文化中写意空灵的意境。在他的学习传承中,有直接学习希腊至文艺复兴以来西方写实绘画的理法;也有源自于以徐悲鸿先生为代表的西学东渐的基础。就技法的类规而言,他细腻、干净、准确的技术能力几乎是完美无暇的,观众一望即知。

  贺文庆自己说他的作品“一看就是一个中国人画的油画”,技术上取法西学,艺术上又似一个中国文人直抒心意。那些呈现于画布之上的溪水、凉风、落叶和冬雪,以及那一双双无邪、无忧、无惧的青涩眼神都渗透着一种淡淡的忧伤。

  在贺文庆的画中,一切都非常干净,包括服装、背景和表情,曾有人问他:这是一种真实还是一种幻想?贺文庆说,这是一种理想。“它是一种写意,我的画面里面有一种抽象的东西。”他在画布上展现的从来都不是他观察到的现实世界,而是他关于人性与生存的一种理想、一种设计、一种愿望。“就像你在中国农村也看不到张艺谋拍得那么美的少女。我画的画里面的这些女孩,她是寄托自己一种理想。画中的女人我都愿意她是我的老婆,不愿意是我的情人。因为生活中,你很难遇到一个很纯洁的姑娘。”

  贺文庆说:“一个画家是什么样的人,他就会画出什么样的画。”

  在与朋友们不定期的聚会时,在研究绘画的同时,他们还一起欣赏古典音乐。他们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淘CD,发现他们喜爱的音乐大师的冷僻曲目,了解音乐背后的故事。贺文庆说:“多听古典音乐有好处,首先可以通过我们对音乐的感受,帮助我们重新恢复我们的艺术良知和热爱,真诚地对待自己的绘画创作。这是成功的第一步,也是最根本的。”

  “人们常说,好画像诗,像音乐,其实就是说画的境界,不是那么直白简单,尽管画画是纯直观的艺术,不像音乐容易表达某种意境,但这不意味着不需要用一颗敏感的心去,用诗和音乐的眼光去看世界,去看梦的意境、精神世界,这样的画才能称为好画。”

  爬不到顶的画家

  贺文庆说自己是一个天地间的“漂泊”者,不属于某城某地某单位。和陌生人初相识,最怕对方问他:“您是做什么工作的?何方高就?”这时的他常常语塞,不知怎么回答。

  他不习惯于那些没有意义的交际应酬,于是推掉了许多社会职务,专心当个“画画的”。他的朋友说他是有操守的,这操守不仅在求艺,还在于他做人。贺文庆从来不附权贵,对人对研究他不持偏见、不轻认同,自有一定之规。

  贺文庆说他能在一条道上走到今天,是幸有“理想”式的内心召唤。“我得感谢这些年的漂泊,因着漂泊,我特别地思念家乡;因着思念记忆中的风景,才在心里打下这么深的烙印。而为了生计,为了内心的软弱,我也就不得不在画布上去反复抒写我的记忆。”

  因为“文革”,贺文庆小时候在乡下生活过10年。父母亲劳动改造的地方,在大巴山脉和巫山山脉交界之地,准确地讲,是在大巴山南麓。那里有清澈的水,婉约的树,优雅的山……父母平反得晚,“文革”结束后3年,才回到他出生的小县城。“所以我想啊,如果梭罗没有瓦尔登湖,陶渊明没有南山,结果会怎样?德彪西不去贝加莫,今天人们是否有机会欣赏到《月光》?小仲马不混迹于红磨坊,能否写出《茶花女》?每个人都有观察世界的角度,人对自然更有一种选择。反之呢,自然亦会给人相应的馈赠。”对于命运的安排,贺文庆感慨道。

  贺文庆从小就喜爱绘画,父母的支持让他一直坚持了下去。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后,他只身一人来到北京,租了间平房,准备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的考试。邻居是一对靠收破烂为生的老夫妇,贺文庆说这是他的贵人。“他们虽然贫穷,但是非常温暖。”到北京后第一年的大年三十,贺文庆就是在这个邻居家过的。“那时,他们收破烂收到一台电视机,就把我叫他们家一起看春晚。”家里给他打电话时,他对爸妈撒了谎:“我说自己租了个两室一厅,还有暖气,过得挺好的。”

  1996年,贺文庆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在第一工作室研修学习,师丛靳尚谊杨飞云诸先生。再后来,贺文庆的作品渐渐在圈里圈外有了名气和市场,他也成为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然而,现在的贺文庆依旧是勤奋的,自制且慎独。虽然不用上下班打卡,他每天都“按时上班,不定点加班”,正常工作时间是15个小时。他习惯了每天早上大梦先觉日上三竿,然后糊弄一下辘辘饥肠,再沏上一杯清茶。看绿色的叶片在杯里浮沉,闻闻香气,呷两口,提提神,开始一天的工作。而工作也不过是坐在画布前发呆。“别人讲灵感,我还是喜欢说兴致。兴致来了就抹上几笔,兴致高时就一路抹下去,忘了时间,直到肚子提出抗议。”

  他着迷于空气中弥漫的松节油和油彩混合的味道,更陶醉画面上色彩生出的无限情趣。觉得画画实在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对我而言,它成了自己一种实实在在的需要:有生理上的满足,更有心理上的诉求。文一些讲,或可叫作‘身心皆愉悦,此中有真意’”。

  贺文庆虽然不在学校教书,但是他的学生却不少。有许多年轻的喜爱绘画的学生看到贺文庆的作品后,慕名找到他,请他指点。贺文庆会从中选出一些有悟性又勤奋的,细心教导。

  有人问贺文庆:“既然有名声了,也有成就了,还有一些经济基础了,你达到这些后,你绘画的动力是什么?”贺文庆回道:“我的动力就是因为我工作的过程是一种让我很激动、很幸福的过程。我是有一个永远达不到的目标,所以我才有动力。”

  贺文庆非常自信。他自信的不是自己终究会达到巅峰状态,而是自信很少有画家像自己这么清醒。“我爬不到顶。司马迁说过一句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学习的状态是永无止境的。”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贺文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